康复后的崛起

     她——一个顽强不屈,战胜所有困难和考验,逐渐成长为未来教育最期待、最需要的人才!


     听大人们说:“她生下来才几个月,就自己坐在摇篮里,左一下,右一下,自己摇摇篮。聪明得很!”


    稍微大一点,到几十里的外婆家,不让大人背,硬要自己走。


    在后来,她考上了当时百里挑一的师范;毕业后,到偏远的农村锻炼了六年;进城后,马上又接受调皮班级的考验;紧接着,与一个极其富有挑战、所有老师都“敬而远之”的老师搭班,于是与一群特殊孩子结下了缘。


    再后来,就将近半年的嗓子嘶哑说不出话、将近一年呼吸困难寸步难行,通过休息治疗,终于清楚体内所有病毒,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健康快乐!


    她通过病的磨砺之后,真的是大彻大悟、飞速成长:学会了既认真工作,又适当休息;学会了既追求效率,又张弛适度;学会了既发奋学习,又合理运动;学会了既勤俭节约,又科学饮食;学会了健康快乐;学会了冷静理智;学会了…..


     一年两年过去了,坚强乐观、聪明好学的她不断地成长、成长……深信不久的将来,一直健康快乐、勤学有为的他,一定能为教育做出他独有的贡献。 


    孙春福老师著作的《孩子,让我们做梦,追梦》里面有一句话我特别喜欢:“心中装有了梦想,他们自己的心灵就先到达那个遥远的地方,随后周身就有了一股神奇的力量,把那许多注定的‘不可能’踩在了脚下,顺着那神奇的梯子向上攀爬,沿着心灵的召唤前进。因此,人生也就充满了阳光,如鲜花般灿烂绽放。”

我的山村教育 一、生活太苦

   师范一毕业,我就去了农村,接一年级,一直坚持把他们教毕业。那六年的酸甜苦辣,只有我自己最明白:生活太苦太苦,但我却分外乐观坚强,让自己的教学充满了无限生机与活力、绽放异彩!


一、生活太苦


       

    我如实地写下那段生活,只是希望国家相关部门改善山村新教师的生活。

     那是2000年,我一个女孩子来到一所附近没有街、没有公交车、没有菜市、、、、、、典型的偏远山村小学任教。苦到什么境地?

    

    学校一共十几个老师,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,家就在此地,放学回家吃饭,一家团聚,很是开心。唯独我一人来自远地,父母在镇上,朋友在县城,孤独寂寞!每天无论有多么劳累,一日三餐都要亲自生火做饭;一般都是吃清水面条,或者是泡菜稀饭,总是饥饿,却又难以下咽,眼泪总是悄悄地流!就在那时,体质开始下滑,胃病、贫血开始光临!

    

   难受的是下午放学后,孩子们回家了,校园里空荡荡的,寝室里又极其的闷,于是捧本书,独自向山上走去。老师们、村民们一有空就去打麻将,对爬山毫无兴趣,因此山上时常荒无一人。也因此在享受大自然新鲜空气的同时,也在遭受惊吓,突然跑来几条野狗,要么迎面飞奔几辆摩托车。更可怕的是:

    

    那是一天下午,天阴沉沉的,我来到水库大坝,突然看见前面停放着一具死尸,又无人看护,当时把我吓得冷汗直冒。最后才听说,原来是夫妻吵架,妻子喝药自杀。也因此那段时间一直噩梦不断,经常半夜惊醒,无法入眠!

    

    学校的老师们由于是一家三口,所以住的是学校集资修的宽敞的新楼房。而我由于独自一人,所以住的是一间老瓦房,有十几个平方,隔成两间:一间正对农户茅坑,作为寝室皆书房,经常是臭气熏天,根本不敢开窗,就在这样的屋子里看书备课;另一间紧靠学校伙食团,门前就是幼儿园孩子活动的唯一场地,此房作为厨房皆饭厅,经常一群顽皮的孩子从窗外投石头、撒沙子,弄得饭锅满是石沙,还有不懂事的孩子经常就在我门口随地大小便,又脏又臭,刚开始我总是一次次恶心发吐。


    住在这样的房子简陋也就罢了,痛苦的是晚上。一熄灯,一大群老鼠开始来捣乱,猖狂无比,上跳下串,偷吃粮食,咬破我的蚊帐,弄得响声不断。好几次,半夜起床与可恶的老鼠作战,又惊又吓,睡眠极差,第二天疲惫不堪!


    生活是清苦,但我最终苦中求乐,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,在教学中找到了无穷的快乐,并成为我人生的一笔巨大财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