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年内,我经历了两次大地震

 


5年内,我经历了两次大地震


平时上班忙,母亲洗碗。今天周六我洗碗,早饭后,我刚把碗收进厨房,房屋突然剧烈摇晃,我知道——地震了!5.12的地震经历告诉我。


 


没有人惊喊提醒,家中所有人爸、妈、姐、姐夫、小侄女、我和他,都及时冲到了门口,都明白地震了,都只有一个念头:危险!快!冲出去!


姐夫在前,他动作向来是麻利的,门怎么没开?!动作怎么这么慢?!真是!(我心里奇怪)


尽管情况危急,但没有一人嘀咕责怪。门原来是反锁的,空气仿佛凝固了,侯门的两秒仿佛是两年。门终于开了,飞速跑到小区最空旷的地方。


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总之觉得似乎过了很久,地动山摇停止了,大家才开始从恐怖紧张中苏醒过来。


我这时才开始看看邻居们,个个都受了地震突袭的惊吓,好几位男士光着上身,也有几位女同志穿着睡衣,还有一位母亲用被褥抱着熟睡的婴儿,还有……周末都想睡个饱,才这般仓促。


 


我突然发觉自己也身系围裙,脚穿拖鞋,我想回趟家。我再下意识地摸摸裤兜:“哎呀,我忘记拿钥匙啦!妈,你拿钥匙了吗?”


母亲一惊:“我也没拿。?”


“关门了吗?”平时都会顺手关门的,我忙问。


母亲摇头,她也不记得,当时根本就没时间去意识。


走到家门口,门居然乖乖地大开着。真是出乎意料:危急时刻,随手关门的习惯居然也会吓丢!


回到家,我第一件事,拿出我最喜欢的那双运动鞋放到门口,然后用骆驼牌小旅行包装了牛奶、矿泉水、手机等重要物品,放到门口。等我备好必须物品,小区的车已经三三两两开出去了,好多人都大包小包提着。


母亲的房子二楼,我也不打算急着出去。大概1000钟,手机有了信号,我急忙打开电视,新闻马上播出:420日上午802分,四川雅安芦山大地震7.0级。我惊呆了,还好人口密集的大成都有惊无险。


我坐在电视机旁看着医生、武警等抗震救灾,担心、感动,一次又一次泪流。


 


看着,我的思绪飞到了20085.12:当时我在顶楼办公室午休,朦胧中,教学楼剧烈地摇晃,发出剧烈的恐怖的声响,当时我以为是超大重车惹的祸,要么就是讨厌的飞机飞得过低带来的震动;可是越摇晃越猛烈,墙壁出现裂缝,楼顶天花板啪啪坠落,原来不是重车、飞机这么简单!


同事们都不顾一切地向楼下冲,没有经历过地震的我以为是世界末日,心想:跑与不跑,都是一条路。


在摇晃中,我走到教室,教室是空的,上课的老师早已把他们带下去了,我舒了一口气。楼越发摇摆得厉害,我抓住护栏慢慢下楼,来到楼梯口,管理安全的刁主任不停地向我挥手,我奔向他们中间,他们拥抱我,原来我是最后一个。


突然遭受如此惊吓,有学生忍不住哭出声来,也许哭也有传染,一时间低年级的学生都放声大哭。不一会儿,家长们纷纷赶到了学校,接回受到惊吓的孩子们。


我班的赖事宜哭得伤心,家长迟迟未来接,我一直陪着她,故意一半嗔怪,一半逗笑地说:“平时全班你最懂事了,最勇敢了,怎么关键时候却流鼻子啦?”


“李老师,我不是害怕,我奶奶一人在家,我是担心奶奶的安全。”孩子马上解释道。


在这种情况下,首先担心的是奶奶。震撼,泪水溢满了我的眼眶,多懂事的孩子呀,我把她抱得紧紧的。


“平安着呢,不许哭了,这样会不吉利的。”我帮她擦干眼泪,亲切地说。


“真的吗?李老师。”孩子笑了。


最后只剩下我和她,我把她平安地送到奶奶手里。


奶奶感激地说:“孩子都六年级了,还麻烦老师送,真是谢谢!”


我微笑着:“今天情况特殊,应该的。”


记得当时余震不断,停课好几天,安全排查。


那些日子,好多市民都到公园、体育场露宿。街上的很多门市都关门,超市的矿泉水、面包都一抢而空,那种日子真的很难过。想想:重灾区的人死伤无数,又岂止是难过呢?!


 


去年清明节,我去了北川,用黄菊花祭奠了所有罹难的同胞。


北川中学只剩下一个篮球架,全校师生无一人幸存,当时尸体遍地,真的是万人坑啊!地震带来的灾难真的是毁灭性的。


人类啊,我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彼此,不是彼国,而是自然灾害啊,我们真的应当携手:……